感慨无用

行则穿云,倦则卧月。写什么都随心而起。
各fandom相关看文可点下方TAG

【Royjay】To Let Go & To Become (文本解禁)

距离去年的SO正好一年,那么RJ本也正好解禁。

这对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冷cp,这有点缺憾的旧故事,希望它能够温暖曾经爱过RJ的你。

顺便也祝新年快乐~


百度 

密码:mfrp

【Roy&Jason】What were you thinking

在一个他们两个都有点喝多了的夜晚,罗伊想到了那个需要点勇气才能把他付诸现实的点子。他借着一瓶冒着泡的啤酒瓶作掩饰,假装意识不清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倒向杰森的方向。

“搭档——”他拖长声音说,“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蠢到家了。”

杰森几乎毫不犹豫地这么回答。他的眼神闪烁,两颊泛红,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老老实实回答了这个问题,用一个比问题本身更蠢的答案,倒数第二个音节处他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那让罗伊决定,时机已经差不多了。

“和我讲讲你的事吧,杰。”他说。

“我的事?”红头罩当然没有反应过来。当然了。

在过去这几年里,杰森的过去一直是个隐晦的死穴,虽说它并不在“当面提起就让你吃枪子儿...

【batfam】long shadow(08-end)(存文)

因为觉得随缘要挂,所以把12年的旧文补档,可以不用看。

+++++++++++++++++++++++++++


(8)
倘若身处夜中,而光明未至,那就正好安眠。
*
夜翼今夜不在这儿。
达米安知道他已经动身回布鲁德海文去了,为了处理某些“私事”——但是是在和布鲁斯进行过一场严丝合缝的长谈之后。
而达米安坐在二楼的起居室里,盯着电视上苍白无聊的节目秀,他知道他的父亲此时就呆在他身后那扇门外的书房里,但他不打算去找他说话。近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僵化了,而这也是他现在为什么会坐在这里的原因。达米安咬着阿尔弗雷德端来的曲奇饼,知道他的父亲是不可能突然打开门走出来并且加入他的,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干过...

【batfam】long shadow(01-07)(存文)

我感觉随缘分分钟要挂了。这篇文我是网页码字没有文档,多亏了有爱的小姐姐居然存了一份,也就是我这么挫伸手找她要过来了。赶紧在LFT这里存一份吧。

12年的旧文了,可以不用看。

(08-end)

++++++++++++++++++++++++++++++++++

(01)
黑夜可以是不以为意的东西
*
那时候,为了得到复仇的线索,杰森将自己最宝贵的记忆交给了守门人——尽管在此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想过它们仍然存在:布鲁斯没有丢下他,虽然他拒绝让他的罗宾带着感冒参加巡逻,但在蝙蝠侠回来后,他坐到了他的身旁。他不明白为何守门人会从他的脑海深处提取出这幅场景,因为那段时光实在是太过短暂。
杰森不太确定那时...

【Royjay】Secret

之前Royjay本的前十特典,想起现在差不多可以把特典放出来了。

祝观看愉快。本子全文会在17年1月放出(如果那时候还有人惦记着他俩的话...)

+++++++++++++++++++++++++++++++++++++++++


罗伊哈珀有个秘密:最近这阵,每次他需要小杰鸟的时候,他都不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总之,无论他是在赶往会合地点的半道上被人绑架了,然后被折磨个不成人形,九死一生地逃回家;还是在冰天雪地的冻原上和杰森走散,伤口流着血,又摔倒在地,帽子上的绒毛混合着冰渣全糊在自己脸上,罗伊都只能翻滚着,一边臭骂,一边鬼叫,最后依靠自己支撑着一条断腿爬起来。...

【Clark&Jason&Dick】After all

在拖着一身伤口从飞行器上爬下来之前,蝙蝠侠都没预料到今夜这儿会来一位不速之客。一开始,他以为那是失血和疲倦带给他的幻觉,因为——他所认识的红头罩,从不会给人那种感觉。

今夜的红头罩甚至没有费心戴上那副遮蔽五官的面具,他是杰森陶德。

“我突然想到了蝙蝠侠。”他靠在墙边对他说,淋着必须在这种场合倾盆落在头顶的大雨,来和衬此时的气氛,

“我有问题想问你。”

那句话让蝙蝠侠闭紧了嘴。他咬紧自己面颊两侧的肌肉,闷声不吭地对自己重复了两次,啊,我就知道这时候会来的。

从他接过那身制服开始,那个身份,那并不仅仅是一个身份,只代表着“嘿,伙计,从此以后你会受更多的伤,经历更多的生命威胁,与更多随时可...

让我一存!

FRI-button:

好棒!!!虐得我胃疼……

妃豸:

本来想投深夜60分,结果记错死线……嘛,总归是了结了一个心愿,也平了一个坑XD【折腾半天转码软件终于弄出来原画质,但是B站二压后还有80M,可怕……

【Royjay】纹身

“帮我把镜子拿过来,杰鸟” 

“什么?” 

“我说镜子” 

“在你身上打着三层石膏的时候你他妈说要照镜子?咱俩到底谁是智障罗伊?” 

杰森气结,尽管躺在床上的罗伊看起来丝毫不为所动。

“形象问题会影响生意,”他理所当然地这样说,“而且我不是为了照脸用的。”

杰森沉默不语。唯独在这种军火库一边发出嘶嘶痛叫,一边还坚持干些常识所无法理解的怪事时他才感觉对他无可奈何。他认命地送来了一面镜子,并且帮助那个断手断脚的家伙掀开了被子。

罗伊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裤,杰森注意到,在他原本结实柔韧的左侧小腹下方,多出了一道从来没看到过的痕迹。

趁着罗伊举起镜...

【Royjay】Rope

看了个本子,我恨这个世界(满脸血泪)

***

罗伊醒来的时候正对上的第一件东西是杰森的眼睛。杰森也正盯着他,他们的距离那么贴近,突然清醒过来的意识像一桶迎头浇下的冰水,罗伊的耳边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杰森的面部表情就跟凝固了似的。

“杰......”

罗伊试图发出声音,他注意到杰森没有动作,不是不愿意做出反应,而是因为此刻杰森的整个侧面身子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靠在床头柜的上方,仿佛他无法仅仅依靠自己的脊柱来保持平衡。他的一条胳膊抱在另一条,以一种不自然的角度扭曲着。

罗伊感觉一道刺痛从胃部直穿心脏。他像突然痉挛了一样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地看着杰森。

“你的手——”他结结巴巴...

【Royjay】from out of the window

罗伊哈珀熟悉这种房间:窄小,横过来也就两张单人床那么宽,中间留下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贴着铁链生锈的红色铁门只有一只马桶盖的距离。然而并没有马桶,只有一张小小的凳子,就摆在门板下方那个带锁的豁口旁边,上边放着两只空碗,几叠卫生纸,和一只干瘪的香烟包装袋。


尼古丁已经燃尽了,这间房子已经超过两个星期没有闻见烟味,即便火柴点燃又熄灭后的那股硫磺味道也不能缓解他的干渴。他就像一条被淤住的河,只能偶尔抬头盯住头顶发亮的天窗。


每一间这样的屋子都会配备一扇这种窗户,托盘那么大,钉着黑色的钢筋条,透过它你能看见阳光被打碎在对面的墙壁上,能听见下雨、日出、和微风吹拂而过...

【蝙蝠家】A Discussion

当杰森陶德说,我他妈要杀了你!大多数的时候,他不会真的那么做。他并不当真是一个死而复生了的,有恋父情结的,精神错乱的,社交生活又有点可悲的反式英雄,或者说是义警,whatever——他不是随便对谁,都说出这句话的。


尽管如果你认真去研究每一个语境的话,可能会觉得红头罩好像多少有点智障。


诸如,


“小杰鸟?你觉得我们的财务表上会有盈余给我们请家政服务吗?”


“我他妈要杀了你,哈珀!”


或者


“你干嘛老是窃听我的频道,我说过多少次了...

【royjay文本 预售+二宣】To Become & To Let Go

解释一下封面@宅内什么 太太周一才能出完成稿因此预售的封面为宣传图暂代请留意!对熬夜肝宣图的@Tracylemish 无以为报唯有泪流满面感激涕零!


预售页面:

通贩预售(需加拍邮费)       

场取预售(请留言特殊对白)


天窗页面

SY试阅页面:

To Become 

To Let Go 


希望你们吃得愉快~!

【Royjay】Anonymous

罗伊哈珀睁开眼睛,眼前的世界是一副阳光透过浅滩的海水折射过一道的模样。然而从胸腔里直往上翻的酒气破坏了这份浪漫氛围。

呕吐的气息充斥着他的口腔,他感觉窒息,感觉肮脏而绝望。在一片乏力造成的肌肉酸痛中,他稍稍偏过颈椎,看清了正靠在墙角处的人。

杰森瞪着他,眼神疲倦而血红,仿佛在过去的这三十六个小时里,尼古丁已经不再能越过那副皮囊把他浸透了。他不喜欢看见杰森露出那副模样,但又总是不自觉无法移开目光。

这是三个月里的第五次了,他知道自己又被抓了个正着,在宿醉、脱水和酒精造成的体力透支引起的呕吐过后,像个死人一样在最靠近公寓大门的那级台阶上被人发现。

发现他的人五次里有四次都是杰森,还有一次是...

once there is a little bird

杰森哭了。

“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去听别人说话。”曾经有人这样对他讲,

“但不要太安静。你安静的时候总让人误会你实际上在生气,并且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可是去他妈的,杰森想。我是真的想揍扁他们,每一个,把他们的脑壳全部揍进土里面,脑浆和稀泥混合在一起。

有些人因为这个把他逼近小小的房间一角,借着刺眼的日光灯光线问他“为什么非这么做不可?”

当然还有另一部分,他们对他非常体贴,从不过问,而是笑着对他说“我们相信你,小杰鸟,做你想做的吧。”

杰森说不上到底哪一种态度对他产生的影响更大,当他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才忽然发现从来没有一个人产生过怀疑——好像他们都打从心底里相信,那真的是属于杰森的想...

【Bruce & Jason】All My Fault (完)

“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到现在我也依然这么认为。”


杰森眨了眨眼睛,一支还不停往下滴水的啤酒瓶被他握在手掌里。他不知道蝙蝠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城市守护神选择三更半夜的,出现在他的安全屋门口——大概是他采取的问候方式太过平常了——杰森听到有敲门声,于是他就站起来去开了。


他不知道蝙蝠侠想干什么。也正因为这点疑惑不解,布鲁斯的第一句话并没有刺伤他。至少,不如一个礼拜前的那一次那么刺伤他。


当时他们都在蝙蝠洞里,所有人全都在。而蝙蝠侠从神经致幻剂的效用下找回神智以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扫视了一遍四周。

他看见了熟悉的面孔,迪克、提姆、芭芭拉、达米安、史蒂芬妮...

【Roy & Jason】一件杰森不知道的事

做超级英雄不是一件酷炫的事情,有时世界的恶意会比想象出来的更大,作为英雄他们自愿选择承受,但这种承受往往来自于人们所寄于的希望。它们带给这些人英雄的称号,也带给他们一种无法逃离的生活。

请关爱他们。这篇文也送给所有的英雄们。


+++++++++++++++++++++++++++++++++++++

杰森,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红头罩,有一个连他的搭档也不知道的电邮地址。

从突然那么一天,在人们意识到,对,正义联盟不会杀人,蝙蝠侠也不会杀人之后,他们开始把雪片一样的信件投到这个传说中的邮箱里来。就因为他是红头罩,是被其他英雄团体偶尔当做通缉对象的那一个,而网上还能看到他破窗而入端起双枪...

【蝙蝠家】When the night is no longer cold

看到迪克的一瞬间,杰森当真大脑当机了。

他的第一反应——蝙蝠侠把自己害死了。真的,就像留在皮肤表面的每一道伤疤一样那么真。他僵在自己的安全屋门口,完全忘记了原本他是要退还是要进。

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是达米安。他捂着迪克的伤口——看上去糟糕透顶——转过头来看着红头罩。杰森忘记了这个男孩过去一向怎么称呼他,“陶德”还是“对面那个欠揍的”,他眼见着男孩的嘴唇嗫喏了两下,说出一个算不上是句子的句子。

“救救他......”

那感觉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脊梁骨似的。杰森一个箭步冲进屋子,把住了达米安的肩膀。

“手拿开!”他对男孩吼道。

“不!”达米安也激动地吼了回来,那声叫喊让杰森愣了神。但不到半...

Robin Bird

从他来到这个地方起,迪克就一直待在这条船上。这是条不大的船,横能容纳最多两个成年人并排坐在一起,但它灵活,而且平稳,迪克喜欢它。每一天,他都会划着这条船从河流的一头到另一端的岸上,接回一位乘客。好多年过去了,迪克一直搞不懂这其中的意义究竟在哪里,但这是他的工作,虽说不是赖以为生的那种,但,毕竟是工作。


迪克摇着船桨,那艘船才刚刚抵岸,在他身后的整片湖面上,只有浓重的迷雾。对于初次见到这副情景的人来说,这总会让他们有些心神不宁,迪克习惯了,所以他总是笑。很多人都这么说过,他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心情也跟着变好,迪克猜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把他扔在这里,没日没夜地划这艘船的原因。

但今天站在岸边摇...

【Hush/Jason】In the Dark (完)

写来投喂宅总的一篇。当我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神经病和我一样into这个CP的时候,宅总出现了。


【Royjay本宣】承蒙基友不弃,我来放一下简陋的一宣

被基友感动的一宣。献给为我画G图画了两张让我挑还直接给我发工程文件的 @zenmiu (这人木有LFT,当然目前也被她自己搞得木有微博,泪流......)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4394


一宣非常简陋,请不要见怪。之后会再正式宣一次。


名称:To Become & To Let Go

配对:Roy Harper / Jason Todd

Fandom:DC Comics / 红头罩与法外者/ RHA斜线漫

规格:未定

字数:8w

定价: 35RMB (暂定)

参与场次: 北京...

【CP我不标你们随意】片段

杰森感觉到自己在下坠,下坠。


几秒钟以后他意识到那仅仅是幻觉在作祟,而现实世界里,他的身体正以几分钟一厘米的速度缓慢上升。帮助他在簌簌下落的各色石灰里对抗数十米高空地心引力的是一只手臂。一只他始终没有想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手臂,它属于迪克格雷森。


这感觉真够怪的。


杰森恍惚睁开眼睛,他想笑,然后被自己喉咙里的血呛了一下,它们忽然涌了上来,堵住了他的鼻子和气管,引起一阵痉挛,然后全部啪嗒啪嗒滴到了他的腿上。杰森望着那一长串暗红色的痕迹,意识到原来他的头罩也不见了。


天呐,他想,这会他...

【Bruce & Jason】Conversation (完)

杰森不喜欢站在这里。每次他因为各种实在没办法逃避的缘由出现在这个地方,浑身的毛孔就没有一个是自在的。他不害怕争吵,不害怕突然开始的恶语相向演变成一场打斗;他害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结束了的寒暄,寂静无声,和突然的眼神交汇。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他拿起了随手堆放在书房架子上的一本书。那凑巧是一本他十几岁时就看过的传记,描写了传奇而伟大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的一生。他记得自己一度对它着迷——就连布鲁斯也猜不出究竟是为什么。


传纪里有一个章节,写着在克林顿出生前三个月,他的父亲就死于一场交通意外,而那辆车里同时还坐着他已经怀孕的母亲,原本的目的地是他们位于芝加哥的新居。总而...

Indifeso 提问:

Roy是个无性恋,Jason不知道,Roy时不时要接受Jason打架后肾上腺素还未消退时相当粗暴的性爱,Jason以为Roy喜欢然而并不,这只是因为Roy爱Jason所以他愿意承受,然后有一天Jason知道了这件事。【以上,希望这个梗没有触到GN的雷电,再次感谢!!!

感慨无用 回答:

拖了很久,因为明显是个jayroy的梗,虽然我是JRJ无差,但我擅长royjay超过jayroy,对我来说有点难度......恩,try try

————————————————————————————————

有很多关于罗伊的小事,是等到杰森发现它们的时候才意识到它们的确存在的。


比方说,当罗伊在晚餐里看见洋葱时,他皱起的眉头和伤口缝线裂开时皱起来的不太一样;而同样是笑得一脸欠揍的样子,向杰森展示一张不知什么时候又偷偷裱起来的合照的罗伊,和杰森在战斗结束以后冲他抱怨时的罗伊又不一样。杰森原本不知道同样的情绪竟然还可以细分成那么多种,这再次印证了他对罗伊哈珀这个家伙的看法——敏感又麻...

真相的个数 提问:

出轨的最好时间是?我想可能是清晨。

感慨无用 回答:

我的style是从不正经回答ASK(shut up

—————————————————————————————————————

出轨的最好时间是争吵过后

by 我


对于蝙蝠侠来说,这场雨下得很不是时候,非常,不是时候。


当他被病毒感染的伤口暴露在冰冷的雨水中时,那些迷幻的眩晕感让他眼前的霓虹灯光变得像是一锅融化了的五颜六色的水果软糖。而红头罩站在对面离他大约五米远的屋顶上,没戴头罩,只有雨水顺着多米诺面具边缘滑落,从领口灌进那件被沾湿以后紧紧黏在身上的制服T恤里,以及一双要命的,被包裹在看起来滑腻腻的皮质裤子下面的长腿。


至少他还没有蠢到在这样的天气里叼着一根烟出场,蝙...

© 感慨无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