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无用

行则穿云,倦则卧月。写什么都随心而起。
各fandom相关看文可点下方TAG

【一カラ】《IT ALL ENDS HERE》文本解禁

hi,很久不见的我回来了。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去年魔都阿松ONLY发过的文本也到了解禁的日期,那么还是照例不说废话地上PDF文件吧。

这本文本里收录了网上已经发表的《空松不见了》和《长大成人》两篇,而另外两篇《时光移动的城市》与《布丁、猫、与初恋曲》都是初次在网络上发表与各位见面,应该还是有很多人没有看过。

去年发这个本子的时候我正好又是结婚又是从上海跨省搬家,家里兵荒马乱新家也没有办好网络,该丢的不该丢的全丢在上海了,所以本子的工作收尾收得非常仓促。

希望这次解禁多少能弥补一些吧。祝看的愉快。

下载链接

【阿松|一カラ/おそチョロ/十トド】家族战争(全文)

转眼间我婚就结完了,算了算日子,妖都松O都搞完了,这本小料的全文也差不多可以放出来了。

没拿到纸质的话,看看就好。

++++++++++++++++++++++++++++++++++++++++++++++

家族战争

 

01

小松和空松在庭院里观赏新落成的喷泉时,轻松和一松站在廊檐的阴影下看守着四周。

因为这天下午正好又是刚执行完任务的空松正式回来,小松在草地上支了一桌茶点为他接风洗尘。新建好的喷泉就在那旁边,水泵接上发电机以后,几近两米高的水柱喷射出来,在午后大好的骄阳下面晕开一排五颜六色的光圈出来。

靠着墙壁的轻松把背心挺得笔直,手指压在腰间的枪托上,看着因为...

【阿松|一カラ/おそチョロ/十トド】家族战争(魔都阿松Only 黑道paro小料文字部分预览)

除了一カラ已经预售和发货完毕的文本,我也为魔都阿松only特别写了黑道松paro的小料(原本是无料,因为爆字爆得一塌糊涂是我的日常所以可能要卖个几块钱),想了想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做过摊宣,那就.......先放个预览吧。只看前三章走向估计已经能看出来了,喜欢这个口味的话就来【5号】摊位找我拿吧~算是离开上海前在阿松留下的一点回忆,只印一点,真的只印一点 ^^


希望有人喜欢。


+++++++++++++++++++++++++++++++++++++++++++

家族战争


01

小松和空松在庭院里观赏新落成的喷泉时,轻松和一松站在廊檐的阴影下看守着四周。...

【阿松|一カラ】还没

预警:这是一篇没什么味道的一カラ。流水账,不好吃,我写它没打草稿,就像打开摄像头,随手拍下的一张相片。


++++++++++++++++++++++++++++++++++++++++

打扫屋子的时候挂在阳台上的风铃突然从门框上落了下来,不是全封闭的阳台,绳子风吹日晒一扯就断了,那只陶瓷做的小猫头鹰摔在地上,鸟喙在瓷砖地上磕成了两截。

空松将它们捡了起来,那是一只滚圆滚圆的猫头鹰,油彩的部分褪色已经很严重,只留下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彼时天边已经有了些夕阳的影子,被晒了一天的阳台暖得像蒸笼,他放下掸子,靠在阳台的玻璃门上晕晕乎乎睡了一觉。一松提着塑料袋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那副场景。...

【阿松|一カラ】恋爱这件无以名状的小事

恋爱这件无以名状的小事

By 少女病犯病中的阿海


在将近饭点的时间被大街上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突然一把痛快地叫住,这对于松野家的四男而言是完全不曾出现在预设当中的情节展开。然而不幸的是,那分明是在叫他。不容分说、吐字清晰的那句“松野一松!”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名字。

距离从上一所在里面读过书、经历过集体生活的学校毕业,怎么说已经四五年过去了,居然还会有人能一眼认出他来。是他,而不是“超级显眼的六胞胎里面搞不清楚是哪一个的孩子吧”。对方脸上挂着理所当然坚信自己没有认错人的表情,朝此刻他们身后黑压压的人群投去一瞥,于是此时,他紧紧拉拽住一松胳膊的动作也立刻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就在上一...

【阿松|一カラ+おそチョロ】结盟

*黑手党松设定


结盟

by 阿海


小松和空松在庭院里观赏新落成的喷泉时,轻松和一松站在廊檐的阴影下看守着四周。

因为这天下午正好又是刚执行完任务的空松正式回来,小松在草地上支了一桌茶点为他接风洗尘。新建好的喷泉就在那旁边,水泵接上发电机以后,几近两米高的水柱喷射出来,在午后大好的骄阳下面晕开一排五颜六色的光圈出来。

靠着墙壁的轻松把背心挺得笔直,手指压在腰间的枪托上,看着因为回到基地而完全放松警惕的空松扯开自己的衣领,挽起袖子,跟随着已经卷起裤腿的小松跳进了喷泉外缘的水池。

院子里回荡着他们两个的笑声。

“呐,”轻松正在此时开了口。他稍稍侧过脸去,看了与自己并...

【阿松|圆周松】这样的世界

圆周设定:

一松→カラ松→チョロ松→おそ松,CP见tag


+++++++++++++++++++++++++++++++++++++++++


听说坠入恋爱的人们就会来到,这个彼此无法看到对方的世界。

*

所有人里面,唯一能看见轻松的就只有空松。

不管身边是有人还是没人的时候,经常都能看见空松同这个并不存在的对象说话的样子。

如果这时正好有人经过那扇敞开着的门,或是打完小钢珠以后刚刚回家,他们会默默嘀咕一句“又犯病了,这家伙”,而后无奈地坐下,又或者是叹一口气。

“不是故意装作看不见的,虽然我知道这很让人苦恼。”空松常说这句话。

“不如趁现在做些平时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吧?...

【阿松|一カラ】文本+漫画同人本 网络预售开放

直接借用切爸的图了~


文本预售地址

漫画预售地址


其中文本中收录网络已公开文两篇

空松不见了

长大成人

如果没有看过大家可以先行阅读后决定是否购买。


魔都的阿松only我会烤饼干~也欢迎场取来玩~

【阿松|24话后kara相关妄想】許してください

許してください

by 阿海

“你也差不多了吧!你是长男吧!清醒一点!”

生平以来为数不多的说教从嘴里漏出来的时候,空松的小臂仍气得兀自颤抖。小松一把打掉了它们。

“放手,混蛋。长男又怎么了。”回应他的是如此干脆的语句。

“你今天晚上也够了吧。”推开空松的小松对他说,“从一开始就装模作样是什么意思?又是送饯别礼又是说祝酒词的,你把自己当什么了,难得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借由扮演好哥哥来博取存在感吗?弟弟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教了,原本你不就是成天逃避责任只知道痛死别人的家伙吗,啊?”

本能的话语从张开着、呼吸着的嘴中本能地吐了出来,明明说着刺痛人的话,却仿佛自己受了伤害似的。

“一直以来你模...

【阿松|おそチョロカラ】腿了一个黑道松片段找感觉

松野轻松和松野小松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你很难比较出来谁更让你感到可怕,就像无法在缓慢绝望的窒息和冰凉残酷的水刑中选择出一种死法。没错,这里面没有一颗子弹穿脑而过的选项,待在那两个人身边,从来没有这等一了百了的好事。

但尽管如此,他们的默契依旧无人能及。有过传闻,传说他们实际上早已经睡过了,也有人说没有。反正第一个说出那些话来的家伙在一周后被发现烂在雨后积水的狭窄胡同里,整副下巴被拿走,唯独剩下半截断在泥里的舌头。

在那些已经不可追溯的谣传里,仅有的一次能够用语言加以描述的争吵发生在次男空松从境外押解叛逃者回来的隔天。有人看见轻松组长带着草莓大福的盒子前去拜访小松,进门的时候金属探测器发出尖...

【阿松|チョロカラ】如若在你眼中

“哇——可怕!”长男以拖长的夸张语调大喊道。

在捣毁第三个装满杂物的瓦楞纸箱后,气喘吁吁的轻松坐了下来。

“难得,你也会生气呢。”小松望着那些已经变成碎片的杂志切页,怪稀奇地吸了口气。

“每天都在生气吧。有你们这种不中用的兄弟,根本忍不住不发脾气。”

“我是说真的发火。那些家伙可没见识过,倒霉的总是只有我嘛。”

“嫌烦的话就滚出去。”

“所以我才说可怕啊。我双手双脚都举起来了吧,不碍你事。”

轻松扫了倒在地上一点形象也没的小松一眼,沉默地转过了身子。

“说真的,你在气什么......”

小松絮叨的问题黏着后背追赶过来,轻松停下了双手的动作。

呐,所谓的破釜沉舟,指的是把所有...

【阿松|おそカラ】于此之中

在夕阳即将沉底的海边,小松裤腿挽起的双脚还浸泡在冰凉的水中。其他的兄弟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准备乘车回家了,橙黄色的光线黏在他们沾满沙粒的肌肤上,而西瓜甜蜜的味道尚还停留在齿缝。

向来就习惯于被差使的空松被派来叫他,小松闻声回头,第一眼就看穿了他欲言又止的脸。

“嘛,只有今天也没关系,有什么烦恼就和我说说吧。”

他伸出双臂,借着宽阔无边的海景摆出宽宏大量的态度。那只是一种隐隐的感觉,他希望借此更靠近一些,那蚊蚋一般作响的,谁也听不见的空松的心弦。

“你动作太慢了,小松。”而空松紧皱着眉头,“再不快点的话,就要被那些家伙们丢下了。”

“那就让他们丢下好了。如果连我这个长男也被一并甩在海岸线...

【阿松|一カラ】逆幸福原理

逆幸福原理

By 阿海


在无事可做时迎来突如其来的尴尬,这是在从六个人的房间搬来两个人的房间之后,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日常。

如论他们是不是做了重大决定,下了坚定决心,搬出来的时候嘴上说得有多好听,啃老人渣的本性是不可能一瞬之间就有所转变的。

“呐,不是我要说你来着,臭松。”

又来了,这种一听就知道接下来肯定要有所展开的开场白。被叫到的男人紧张地坐直了。

“怎么了。”

“饭……也做太难吃了。”

“哈?”

“不,已经不是难吃的程度了,你是要毒死我吗?”一松嫌恶地看着他说,“枉费当初决定单独生活的时候我有信任过你。”

“我不记得我有夸海口说会负责做饭过吧。”

“...

LFT这里也来发一下~

我和切爸爸的一kara文本+漫本初宣。

微博印调请走 印调

第一部分试阅

这本本子目前拟参加7月的魔都阿松only,淘宝通贩预售则于04.02当天开放,更加详细的内容(插图预览、故事梗概等)会在二宣及摊宣时放出,敬请关注后续。

【阿松|一カラ】伊吕波歌(一发完)

*高中世代背景注目

这次换了新的写法,私心想讲一下一松对空松态度转变的始末。

观看愉快~


+++++++++++++++++++++++++++++++++++++++


伊吕波歌


那一天,花开了,花开了。


心情

微风吹拂着河岸,一松坐在草地上,看着将裤腿和袖子高高挽起的哥哥赤脚踏进溪水里。天气才刚刚转暖,他们的身上都还穿着诘襟制服,在这样的太阳下被晒了一天以后,从被敞开扣子的领口处,时不时都能瞟见少年汗津津的锁骨。

“要不要也下来走走,一松?”他的哥哥在朝他招手,“水里很凉快哦!”

而一松只是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不要,从这里看哥哥的双...

【阿松|チョロカラ】只有我知道

从个性出发,轻松并不讨厌空松。只是偶尔,也会不小心被对方刺激到。例如清晨盯着镜中的倦容满面刷牙时,不小心从反光中看见穿着T恤走到门口的空松,轻松的手抖了一下,一些白色的泡沫被甩到了一旁椴松的手背上。

“轻松哥哥?还好吧?”老幺朝他看过来。

“啊,还好。”轻松回答,本能地捂住了眼睛。

三秒钟之后,椴松的吼叫在盥洗室中响起。

“哪里还好啊!要瞎了好吗?!”

继而是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声音和一句中气十足的“空松哥哥!”

“我求你了好吗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穿成这样出现在视野里面!真的非常恐怖啊你知道吗!V领T恤这种东西,这种东西呢!它被发明出来的意义并不是说V领的V度就一定和帅度成正比的不是这样...

【阿松|一カラ】无凭可依

*猎奇梗注意!注意!

因为不确定有没有人想看后续而打了END,总之也是能END的。大家随意...... 请原谅我写了这个!!

+++++++++++++++++++++++++++++++++++++++++


一松第一次温柔地触碰空松,是在那个初秋。他将温热的脸颊慢慢凑近,贴在了对方柔软的小腹上,他停靠在那儿,能感觉到空松的每一次呼吸,能感觉到他的生命,通过那方赤裸的肌肤,与自己的紧紧相连。


医生一开始打来那个电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那不过是一场寻常的社区体检。去拿检验报告的也只有妈妈和空松两个人。

“首先要恭喜你啊松野太太,您家的六个孩子身体一律都非常...

【阿松|カラチョロ】再一次

为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写的生日贺文,因为照顾书记的喜好而写了水陆松。请注意这儿是カラチョロ的配置,カラ右固定的朋友注意避雷。我虽然也是个カラ右派,但是难得写这种愿意付出和奉献的カラ松时,也同样感到了幸福^ ^ 生日快乐啦书记~~


++++++++++++++++++++++++++++++++++++++++++


轻松腋下夹着笔记本电脑推门出来的时候正好有一束温暖的阳光投落在那条小道上。空松正在等他,他穿着一件扣子解开的西服,一只手插在兜里同自己的弟弟招了招手。

他不记得此前有过这样的约定。以这样轻松自然的姿态出现在面前的空松,已经不记...

【阿松|一カラ】本以为已经忘却

*カラ →→→ 一 前提注意


这是能把人给热死的七月,偏偏空调还坏了。为了通风只好打开窗户,街上恼人的蝉鸣如海浪一般瞬间就淹没了这个小小的房间。一松托腮坐在窗边,穿着一件黏糊糊的T恤,汗粒一颗颗顺着小臂向下滑,而他一动不动,藏在衣服里侧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怎么办,他想,连掌心也被指甲掐得生疼起来。在他的身后不到几步远的地方,是在这样的温度里也盖着一条薄毛毯的空松。对方睡着,只是睡得不算安稳。小松和椴松他们临走前一松刚放上去的冰袋现在也融化了将近一半,湿哒哒的水迹蜿蜒在空松的脸颊上,他喘着气,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一松咬紧了牙齿。为什么空...

【阿松|一カラ】零刻度线(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Hybridchild Paro 注意


09

虽说是约会日,但几乎整个上午他们都在睡觉,像是蛰伏的穴居动物。空松躺着,以绝对不至于吵醒一松的动作幅度挪动了一下僵直的手臂。他搞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的主人看上去好像分外疲惫的样子,他睡着,但似乎又睡得不够安稳,环在机器人背后的手臂始终保持着某种不大不小的力道,即便空松想要爬起来做饭或者打扫屋子,也因为可能会就此打扰主人的睡眠而放弃了。明明已经不去工作了,他想,主人本来应该更高兴一点才对。

而一松对那道视线毫无察觉...

【阿松|长兄】当你问我

*长兄松,隐一カ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这种道理我当然懂。

不仅仅是懂这么简单,怎么说,我也是这样一个深不见底的男人。尽管外表看上去是个只会啃老的废柴,选择在跑马场和柏青哥店这样的地方度过大把的青春,但那也只是因为我不说而已。

可就因为这样,你最近好像......越变越过分了呢,空松。

我看着走在左前方的兄弟,有种想把手中的烟头一把掐灭的冲动。那不是一支好烟,然而我却分外珍惜它。毕竟是用货真价实的钱换来的东西,每吸一口都得值当。香烟这种东西就和女人一样,当你手头没有的时候,就会对着杂志里的画报和电影院的招贴画想,啊,要这里面的那种才最好。可到头来,实际上最可能喜欢上的仍然只是愿意...

【阿松|一カラ】零刻度线(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Hybridchild Paro 注意


08

“你听说过零度校准吗?”

对面的人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现在全力只想着空松事情的一松烦躁地摇了摇头。他们坐在距离公寓最近的7-11便利店里,抱着一次性纸杯装的热咖啡对着临街的玻璃墙,老板举着搅拌棒在空气中比划着,给了一松一个简单的解释。

“当专业人士需要对机器进行检查的时候,一般会做一次零度校准来查看这台机器的运转状态是否还符合出厂设定。简单的说,就是当我们将所有的数值调成零的时候,机器上的刻度线也会回归到零,如果没有...

【阿松|一カラ】零刻度线(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Hybridchild Paro 注意


07

“你这种江湖游医似的hybridchild专家,真的靠谱吗?”

松野一松就是这样的人,明明是在求人,却可以当着对方的面说出分外让人火大的话。坐在对面的,是被他电话三催五催请来的酒店街上那家hybridchild专卖店的老板。虽说他也算是空松的老相识,却怎么样也无法忍受在外行赤裸裸的盯视面前为机器人做身体检查。

“请你出去可以吗?”在他解开空松的衬衣扣子以后,如此不客气地对机器人的主人下了逐客令。

然而一松却不依不挠...

【阿松|一カラ】零刻度线(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Hybridchild Paro 注意


06

“诶?明天一松主人也要陪我吗?”睡觉前,换上睡衣的空松抓着一松的领口望着他问,那时的一松正伸出手臂费力地去探电灯的开关,他抱着机器人,还没来得及察觉到那道目光有多么热烈。

“啊,差不多吧……”他回答。

“这样的话一松主人好像就花了太多时间和我在一起,算上睡觉和吃饭,还有一起走路的时间都快要超过16个小时了。”

“嘛,时间这种东西多得是。”

反正也辞职了,他暗自想到。

“这样下去真的很快就能长大了,”机器人抱着他...

© 感慨无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