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无用

行则穿云,倦则卧月。写什么都随心而起。
各fandom相关看文可点下方TAG

【哪吒x敖丙】一言为定(04)

04

东海从未起过那样的波澜。自敖丙记事以来,这片海域还从来没有像眼前这样变成过他所不认识的样子。像是有什么无边深远的东西,从海的最底部轰然裂开,待到敖丙飞速奔袭到海岸沿线的地方时,只看到海的中心卷起一道连接了海天的巨大漩涡。还不等他定睛看清楚,就听见一声雷动般的咆哮,极目之处,一条巨大的白龙忽而撞碎了那漩涡,跃浪而出。

敖丙两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父王……!”他嘶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他的父亲,敖广,那条盘踞在海底龙宫上千年的高高在上的白龙,此刻周身满布铁索和铁爪的伤痕印记,正奋力朝向九天之上飞去。

他是如何突破那层海底炼狱的,那儿镇压着那么多的妖邪,他定是经过了几番鏖战,否则怎...

【哪吒x敖丙】一言为定(03)

03


夜幕降临的时候,哪吒做了一个梦。

他都不记得自己是何时坐在城楼顶上盯着一片湛蓝的海看到眼皮打架呵欠连天最终睡死过去的,只知道自己再能视物的时候,已然置身战场。

他钢筋铁骨,神魔无惧,战场本没有什么可令他感到害怕的。唯一的不同,只是这次,在一众天兵天将包围的中心,站在他对面,那个半身浴血的敌人,却是敖丙。

他从未见过那人这般狼狈的模样。记忆中总是干干净净的打扮早叫各式血污染了个遍,看不出原本的颜色。那人原是条脱胎的蓝龙,仅仅只是站着不动都自带一股温润如水的气质,便是时常让他看了恨得牙痒、气得嗤鼻,又不愿承认的那种“帅”法,可现在一打眼望去,却陌生得叫人心惊。仿佛都不...

【哪吒X敖丙】一言为定(02)

02

敖丙是怎么长大的。哪吒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

第二天宝莲再度开启,他再次见到双亲的时候,从爹娘衣角的背后瞥见还没来得及用红布遮好的皮鼓和竹笙,那大概又是一样独独为他准备好的惊喜。

殷夫人端着一盘子能看不能吃,却费了功夫做出的糕点,凑近过来。

“儿啊,今天想做什么?听听小曲儿,还是让你爹,教你读书?”

李靖不着痕迹地上前一步,干咳一声,厚重的掌心中间执着一本卷边的册子,不晓得是什么,想必也是翻阅了不知道多少遍,看起来已经很旧了。

他从父母眼中读到了千般被隐藏起的宠爱和期望,但他提了一个别的要求。

哪吒说,儿子今天不做别的,就是想看看风景。

风景有什么好看的?小...

【哪吒x敖丙】一言为定(01)

01

整个白日,气氛都无比的热烈和谐。与劫难过后断壁残垣的陈塘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乎有一半院落被夷为平地的李府中始终弥漫的温馨氛围。

那是三年才得以一遇的阖家团圆,可想而知做父母长辈的一方该如何使劲浑身解数。

总之只要哪吒高兴,什么都是值得的。

宝莲几乎开了整天,没有了肉身的两个元神坐在莲花座上,看着整府人轮番上阵表演的各路桥段,哪吒断断续续地被关了三年,这也是他第一次听戏,第一次看杂耍表演,第一次看自己的爹亲喝多了酒和娘一道上演双人舞剑的保留节目。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和煦的笑意,好像他们已经有半辈子没有这般放肆地笑过。哪吒一直鼓掌,魂魄兴奋得上蹿下跳,再把拍红的手掌往一旁安静坐着的敖...

【追龙同人|洛豪洛】空城 (01)

香港有多么了不起。他年迈却仍然精神矍铄的祖父曾对他说。与很多这个年纪的长辈一样,他们是最早见证这片土地经由一砖一瓦慢慢堆叠到如今这副模样的历史创造者,每谈起香港,语气都会不同。

雷洛年少的时候还不理解,什么叫做,你在别处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像这儿这么复杂纵横的街道,找不到这么拥挤陌生的人口,人们蜗居在这里,终日忙碌,为生活匍匐奔忙,这些人中的一半参与建造了这座城市,却依然摸不透其中哪怕最浅层的一点真相。

你不同,祖父深深望着他的眼睛,指尖戳在他的眉心骨上。

你最终要变得比这片土地更了解它其上的居民,比这里的人们,还更了解他们自己。

“你要成为一座城市。”

那便是雷洛从长辈处那儿得到的

痴肥(一对基佬情侣减肥的原创短故事)

盛夏的夜,就算到了再深的时候也逃不脱蝉鸣的声浪和空调机嗡嗡作响的噪音,阿苗把脸怼在泛冷光的屏幕跟前,因为聊天窗口里的一句话而气得随手摔了一下鼠标。

“我不管你怎么打算的,总之只是不吃饭这是绝对没可能的。”

打这行字的是他的好友阿徐,阿徐年芳三十八,是位足足做满三十八年美女的保养达人,阿苗这次低声下气,特地向她请教如何在三十天期内靠节食减磅8kg,却只得到老友无情嘲讽:

“苗条不是留给懒人的,你虽然名字叫阿苗,但这两个字却与你无缘,早点睁开眼认清比较好。”

他几乎被阿徐气死,磕磕绊绊将近不惑之年才养出的寻常人脾气非要在阿徐的话面前一秒被打回原形。打回原形的阿苗总是很抓狂。

“我要工作啊...

【军师联盟|曹植X杨修】冷CP让我痛苦万分

杨德祖这个人,在做他诗文好友的时候尚且可亲,但不知道怎的,自从做了他的文学掾,便变得倍加恼人,喜欢说教起来。

此人冷不防给他上过许多的课,却不是经史子集中那些关乎治世之大义的东西。

他还记得一次外出游历,均是喝了些酒,经过集市时被一匹其貌不扬的夏布兜去了兴致,德祖百般倨傲,非问他把着一匹破布不放是为了什么。他眉峰一扬,引用《五帝本经》中的话答他“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

“我现在不要琴、仓廪、也不要牲畜,但你可把这批布买下赠我?”

他为人,自小放浪,喝酒喝出了海量,却不知怎的,那日的娇竟撒得有些心虚,

“我也不会亏待德祖,你赠我匹布,我回以诗文,如何?”

杨修抱臂且

一个电影观后感

你们最近过得好吗,我过得不错,所以可以写一点wwww

+++++++++++++++++++++++++++++++++++++++


黄天诺是个不同凡响的警察,也许是香港三万名警察里最不同凡响的那个。因为他曾经在一场牵连数百名人质的大劫持案中被匪徒在身上绑过四颗炸弹。那四颗炸弹环绕着他的胸腔,引线连着引线,缠绕得像是下水道口附近的头发。所以我想,这样他还可以活下来,怕不是真的上天眷顾。

我在病房里见到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劈头盖脸问了一句“你当时在想什么?”

我看过很多电影和小说,都说在生死一刹,一生的回忆都会如同走马灯那样在眼前跑过。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感觉,因为黄天诺实在是我认识的...

【酒茨】送给抽抽的短故事

想来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丹波国的夏季盛产蜜瓜,瓜味芬芳香甜,算是这片地方上的名物。他们偶尔会恶作剧,披上人类的皮囊和衣物,趁着烟火气还没彻底散开的黑夜顺着河流的冲刷混入城镇里,大肆往大江山偷运瓜果食器。

酒吞得力的手下里,茨木比其他人还更顽劣一些,他时常在这番偷摸劫掠的过程中脱队,化成风情女子的模样去调戏在保津川边偷偷幽会的爱侣。有时候,会碰上些容易被美色所迷惑的男子,被他戏弄得神魂颠倒,站在队伍的前头盯着手下做搬工的酒吞就能听见一两下清亮的巴掌声。

他从来不说什么,只是歪头喝一口酒,也望着河川里倒映出的月色,那月色被拉拉扯扯的人影给打碎了,波光粼粼的,从里边还能看见恶作剧得逞之后现出原形...

【暗巷组】Re: connection (完)

看完电影后的一个脑洞,很多私设,纯脑洞,不要与作者较真


*

再次身处于黑暗中时,他才找回那种熟悉的感觉。那太像每个晚上都必定会做的那个梦了:泛着霉味的地毯,将光线完全遮挡住的楼梯拐角,角落里咔哒作响的老旧石英钟,和踩在腐朽木板上的,由远及近却又看不见的,吱呀脚步声——自从有记忆以来,他仿佛每一天都在与这幅黑压压的场景作伴,就连在好不容易有勇气选择彻底释放自己后,那撮怪异又丑陋的雾也本能地逃往了同样肮脏污秽的地铁道。

那里是被遗忘的蜘蛛、蠕虫、和在阴影里四处逃窜的啮齿动物们挤作一团的地方。就和这儿一样。

他委身站在一处墙壁的缝隙里,在颤抖,却足够镇静,他喘着气,却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

【茂辉】写真 (04)

01 02 03 04

04

“花泽君是怎么做到的!”

才刚进门,茂夫就急不可耐地从书包里取出从辉气那里借来的杂志,他望着坐在沙发上仰起头的花泽,眼睛里全是激动又敬佩的闪光,

“换做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也、也许是上次借走的时候一不注意就把照片夹在里面,然后又稀里糊涂地送还到花泽君这里,可是你房间里的杂志这么多,居然能想得到,还能记得准确的刊号,花泽君真的超厉害啊!”

他一口气讲了这么大一段话,坐着的辉气都没来得及站起来,给他倒上一杯茶。

“不是的。那张照片不是你夹在杂志里面忘记了才弄丢的。”

“诶?”

茂夫愣住了。紧接着辉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

【茂辉】写真 (03)

01 02 03 04


03

告别辉气之后,茂夫并没有直接回家。当他坐着,正试图组织即将开口的言语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而他的师父灵幻新隆就在他的对面。

“你说你在烦恼什么来着,朋友的事?”

茂夫掏出手机关掉了不断重复的提醒,每天一到这个时间就会响起的提示音告诉他,现在已经快要晚上七点了。

“什么东西?”灵幻好奇地问。

“是广播放送的提醒,每周日的晚上七点。”

“你还会follow广播节目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花泽君推荐我的,一个介绍年轻人流行文化的节目。因为我曾经说平时总是很难跟上同学的话题,他就让我试着开始听这个广播电台。”...

【茂辉】写真 (02)

01 02 03 04

本章全是花泽的自行推演的内心活动,不仅无聊还有些雷。建议不想看的不要看,想看的等到第三章出来和第三章一块看。

最近只会写自己想写的情节,不会写为了讨好别人而写的情节,所以很雷,但我不希望被人干涉,大家互相理解。

+++++++++++++++++++++++++++++++++++++

02

花泽做了一个梦。睁开眼的时候他人就躺在一片柔软的草皮上,刚被切割过的青草和昆虫翅膀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他觉得舒适和惬意,于是松弛地将脑袋转向一侧,去寻找可以做枕头用的手臂。他看见了,也正眨着眼盯着他看的人,梳着两条黑色的麻花辫,穿着一身剪裁...

【茂辉】写真 (01)

01 02 03 04

好久不见,我是近期【可能会】回归的失踪人口。在胡乱写了一点不走心的东西以后,还是被one老师逼得觉得要好好写点啥,就写了一点茂辉。对,是连载;不,不会很长;具体多长我也不知道。不是很还原,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OOC就不要来拆穿。第一章没有什么内容,可以不看。


++++++++++++++++++++++++++++++++++++++++++

写真


茂夫的书架里藏着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师匠曾经趁他没注意的时候匆匆抢拍下来的照片。

灵幻照下它的理由非常简单,仅仅只是因为“觉得难得”而已。

尽管看到...

【ES自我责任同人】小杏日记 二更

、二


04

说起守泽千秋人在的流星队,最近似乎南云同学和作为队长的千秋起了一些争执。这里面恐怕有我小小的责任。

一切还是要从我在给红月担任制作人的时候说起。

鬼龙红郎是我在红月接触到的第一个成员,对他的第一印象大概是介于性格外放的不良少年和热血的武斗家之间,虽然我一直知道南云崇拜作为社团部长的红郎到了想要加入红月组合的地步,也不过把那当做是寻常日本高中生最随处可见的热血而已。

南云不止一次叮嘱过我:“大将是个好人。有任何困难都可以依赖他。”

我记住了这个忠告,并打算把它留到下一次举办演唱会需要舞台布景,或者露营需要搬运桶装水的时候,却没想到红郎第一次对我伸出援手是在红月举办演...

【ES自我责任同人】小杏日记

一、


01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梦之咲学园,迷幻,明明早两年前男校里的女转学生设定就已经不流行了。干我们这行的最怕就是踩中老梗,七年前我就听说有学姐转学去了一所见面都用星座来自我介绍的男校谈了整整四期的恋爱,在同样的框架下超越前辈这种事本来就毫无头绪。虽说拿转学生这种身份来做开场设定总好过不停穿越各种深井冰魔幻星球,可听说现在的穿越大作男性角色数量都是100位起,男女比例弄得跟水浒传似的,这怎么比?就算同在手游界,这配置也根本拿不出手。

但是日日日老师只让我放宽心,说绝对不会亏待我。对方告诉我,今次转校生的身份是制作人,而梦之咲又是一座以培养明日偶像为己任的明星学园,对于艺人来说...

一个仅供自娱自乐的东西^ ^

圣骑士丹斯从他一个战无不胜的梦中醒来,第一样看到的东西就是那张满布愁怨的脸。
他从不知道自己会叹气,直到遇见他的哈尼,他的心。现在他成了一块反复发作偏头痛的破铜烂铁,分不清究竟是那副他心爱的机甲还是他更加可亲可爱的兄弟姐妹们在耗损着他的生命。天知道那些钢铁意志的骑士队小队长们是从哪里学来的八卦本事,他们不该寄望于他的——丹斯是说真的。
“让一个捡垃圾的在我们的工房里改造武器,这合规矩吗?”
“报告长官,我们的直升机驾驶员认为运输机应该有更好的用途。”
他甚至觉得回答问题本身都荒谬得够本。更不要说他也不是没有曾经亲眼目睹对方一口气捡回家二十几只油漆桶和十几只发黄的古董地球仪。
当然了,他反复剧烈发作的偏头...

【快银X夜行者|Peter x Kurt】信任危机 02

01 02


02

当彼得两条腿埋在齐膝深的液体中试图观察洞穴地形的时候,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好好抓住夜行者的手过,此前一次也没有。

要么是出于替他减轻负担的好意,要么是出于胜负心,他从不认为自己需要依靠夜行者的能力。拜托,他可是快银,如果他需要在下一秒移动到什么地方,就算是地球的另一面,他都宁愿自己跑过去。

作为蓝皮肤还带条尾巴的变种人,科特的手与人类的构造并不一样——当然了——皮肤坚硬,而且好像并不存在汗腺这种东西似的,即便在这样高度紧张的时刻,与他相接的手心处也还是冰凉而干燥。连彼得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好了别想了,”他忍不住打断对方说,“我看你都快要把自...

【快银X夜行者|Peter x Kurt】信任危机 01

对我天启站的就是这个CP!!

你们不要管我!!

谁都拦不住我!!

妈的我就要ship这个CP!!!

super可爱组!!!谁说是邪教我要跟他拼命!!

当然内心里没有表面上这么热烈,非常绝望,冷,绝望,寂寞,绝望,拆主流,绝望,总之就是绝望,几千万吨的绝望。

谁来和我一起玩玩可以吗 T T

哎哟想死........

++++++++++++++++++++++++++++++++++++++++

01 02


01

“嘶”

漫长的黑暗过后,这是第一个传入他脑海中的声音。彼得从他秒速200公里的梦中醒来,手边的第二下动静已经应声而至。

“噢,上帝。”

就是这句,他听得...

【5月原创作业】不朽

*写手社团的原创作业,发在LFT是要圈主页交房租的。很无聊,请不要看(土下座

 @七只猫文字公寓 

+++++++++++++++++++++++++++++++++++++++++


刚来美国的第二天,他就发现了在这片土地上最讨人厌的一样东西——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个奇怪的开头,人们只要一听到他自报家门,便会自然而然地接上一句:“你是中国人?”

他的新房东,尽管他仍无法确认那个男人就是屋主本人,在示范给他如何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打开和关上那扇看起来坏了的窗户之后告诉他:

“那名字太好认了,就像近几年里见到的越来越多的那些中国人一样,我发现几乎像你这样的学生都用这...

此事无须赘述

今天无意看到 @伶歌蜉蝣人 写过,我也有点手痒www,于是写了一下算是还债。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地板上放着一道考题,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允许用任何方法将它解答出来。

十二号实验体推门进来,他盘腿坐下,盯着窗户,而后他又站了起来,径直望向了房间的通风口。他开始踱步,摇晃着脑袋背诵起维克多雨果的诗句,每一个动作都被角落嗡嗡作响的机器所记录下来,但它们只是记录着,没有人前来阻止。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九号问过他,“只会吸引不必要的注意力。”

“为了解题。”

“用什么解出来的。”

被叫做十二号的少年莞尔一笑,回答他是用公式。

当然是用公式,一条条无聊的、死气沉沉...

【我爱罗&鹿代】童言无忌

“咦?你不记得了吗?”屋子打扫到一半,巨大的鸡毛掸子拿在手中仿佛一件武器,手鞠转身的时候鹿代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他的手上拿着一本打扫房间时找到的旧相本,正好被翻开在让人感觉成迷的那一页。

“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半蹲下来的手鞠问,“拍照的时候我记得你明明很高兴来着。”

“妈妈?!”鹿代不满地指着照片,“看也知道那时候我才不过几岁大吧!不记得不是很正常吗!”

“5岁。”手鞠回答,“在砂隐村这个年纪都能结下一门亲事了。”

“这里是木叶啊!”

“行了行了。”打扫屋子的女忍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在这里碍手碍脚。要听故事的话去问你爸爸,我很忙的。”

已经足够聪明到能够分辨所谓“大人式的...

【我爱罗&李洛克】不是朋友吗

木叶的傍晚总是灯火通明,和风沙气候下建筑结构封闭的砂隐村不同,站在木叶的街道上,能透过半敞开的窗子看到众多家庭暖黄色的灯光,隐约的饭香味道则飘在风里。

李洛克手上提着装满酱油的小壶,揣着一把零钱转身的时候鼻子蹭到几颗粗糙的砂砾,就在那个瞬间,擦肩而过的身影仿佛熟悉得随时都能辨认。

他是个纯粹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本能反应总是毫不犹豫。

“诶!”没形象的一声大叫过后,他大喇喇地举起手指,指向对方那张同样惊愕的脸,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爱罗!”


说真的,远道而来的风影大人才是受到惊吓的那个。他颠了颠放在手心里包好的小包裹,诚实地回答:

“外甥的生日。”

这真是个糟糕的答案。两秒...

【我爱罗&鹿代亲情向】家人的一件小事

奈良鹿代这个人吧,如果你对他提出“做一下自我介绍吧”这样的要求,八成会得到“也太麻烦了,能不做吗?”这样的回答。

各种意义上,这个小鬼,和自己的老爹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种性格。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佩戴着带有木叶标记的护具,在这个小小的忍者村里出生和成长,如果没有旁人提醒的话,大家很快就会忽略他身上的那一点点外来血统。

“说了多少遍了,未来会成为火影的人是我!”

在他的身后,佐良娜还是一如既往地对火影这个话题分外来劲。她重重地敲击着教室的桌面,对漩涡博人发出大声地警告。后者脸上全是无可奈何的表情。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看不出来火影到底有什么好的。”那个容易看穿的小鬼直白地回答。这让...

© 感慨无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