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无用

Every second wounds, the last one kills.
提问功能已开现在接受点梗,写得很慢介意请勿点。
各fandom相关看文可点下方TAG

【原著向冷追】故梦可期(02)冷血的喜好

01 冷血的慌张

02 冷血的喜好


直到睡醒的那刻,冷血都觉得昨夜,很好。

他像是多年没有做过那么安稳的梦,背后的伤口又被照料得干燥、妥帖——况且追命吃惊的表情都还历历在目:他想起愣得找不回舌头的三师兄两眼圆睁的样子,一点被喝进去又呛出来的酒顺着合不拢的嘴沾上下颚,又被手背一把抹去,只留下亮闪闪的反光。

许是当时冷血脸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那种过于坦率而几乎接近于空白的表情,让追命最终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只尴尬地在他胸上一拍。被拍过的位置留下一道余温,夜露深重,竟几个时辰都不散的。

冷血在梦里看见一颗梨花树,他仿佛突然回到了小时候,往前跑两步,视线也跟着矮小下来。眼前是儿时...

【原著向冷追】故梦可期(01)冷血的慌张

01 冷血的慌张

02 冷血的喜好


秋末渐寒的时候,冷血才从河北捉逮一个在逃的疑犯回京,便听说了一件小事。

三天以前,追命带领一众地方兵在汾州一个叫史家寨的山头上剿匪,那时候他已经乔装卧底在山寨里做了月余的悍匪,内里外里的情况全与寨外的官兵通好了气:正式行动的当天,原也是匪头大哥在大帐里摆酒开坛,要同他结拜的日子。

寨主霍莲青本还春风得意,不料眼前把酒言欢的兄弟突然发难,两条腿旋风似的就踢倒了还来不及近身的几位寨主,直到被人拿住要穴生生擒住了,霍莲青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要命就要命在这个叫霍莲青的头目,虽然一身武艺落草为寇,却生是个漂亮人,长得白净端方,一张脸修得...

今年看过的最棒的本子之一了,虽然才看了一部分,但我觉得一定要来推荐大家去入手,我觉得如果你们热爱gradence这个CP,而又错过了这个本子,一定会留下遗憾。

千头万绪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憋着实在难过。

其实我并不是强求要与每一位写手都成为朋友的,很多时候我很喜欢和她们说话,是出于很纯粹的欣赏,这种欣赏很容易击中我,被击中以后我的心就会变得很柔软,看她们刷微博,听她们碎碎念,心里有一种隐秘的高兴,很难去表达。我喜欢的写手,我看过的文章都会写长评,最近的一篇评论写在昨天,写了两千多字,但我又是个很烦的人,正经谈论她们写的故事的时候可以抓住一个中心,话不至于说得偏颇,聊起天来却难免失言。

作者的内心世界都细腻,只是细腻的方向有所区别而已,常常我会因为害怕自己不小心牵绊到哪条不应该牵绊的神经而患得患失,说出口的话,又后悔,想去试探对方,又觉得这样婆妈...

痴肥(一对基佬情侣减肥的原创短故事)

盛夏的夜,就算到了再深的时候也逃不脱蝉鸣的声浪和空调机嗡嗡作响的噪音,阿苗把脸怼在泛冷光的屏幕跟前,因为聊天窗口里的一句话而气得随手摔了一下鼠标。

“我不管你怎么打算的,总之只是不吃饭这是绝对没可能的。”

打这行字的是他的好友阿徐,阿徐年芳三十八,是位足足做满三十八年美女的保养达人,阿苗这次低声下气,特地向她请教如何在三十天期内靠节食减磅8kg,却只得到老友无情嘲讽:

“苗条不是留给懒人的,你虽然名字叫阿苗,但这两个字却与你无缘,早点睁开眼认清比较好。”

他几乎被阿徐气死,磕磕绊绊将近不惑之年才养出的寻常人脾气非要在阿徐的话面前一秒被打回原形。打回原形的阿苗总是很抓狂。

“我要工作啊...

【军师联盟|曹植X杨修】冷CP让我痛苦万分

杨德祖这个人,在做他诗文好友的时候尚且可亲,但不知道怎的,自从做了他的文学掾,便变得倍加恼人,喜欢说教起来。

此人冷不防给他上过许多的课,却不是经史子集中那些关乎治世之大义的东西。

他还记得一次外出游历,均是喝了些酒,经过集市时被一匹其貌不扬的夏布兜去了兴致,德祖百般倨傲,非问他把着一匹破布不放是为了什么。他眉峰一扬,引用《五帝本经》中的话答他“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

“我现在不要琴、仓廪、也不要牲畜,但你可把这批布买下赠我?”

他为人,自小放浪,喝酒喝出了海量,却不知怎的,那日的娇竟撒得有些心虚,

“我也不会亏待德祖,你赠我匹布,我回以诗文,如何?”

杨修抱臂且...

惊了,和老公一起看军师联盟,全程专心看剧安静如鸡,直男忽然问我:“曹丕是不是喜欢司马懿?“ 我:??????!
他接着说:“我在想,曹丕看着司马懿这样想救他大哥的时候,肯定心里在想,这要是我的亲弟弟那该有多好。”
我:??????!!
你不仅脑出了cp,你还脑出了插屁股文的套路啊,你咋这么牛逼呢

水一篇。

《闪光少女》太好看了。

全程燃点泪点此消彼长,啊,这才是我想要的青春。

【原创】折心沐火 01

点满了蜡烛的佛堂正中,温正跪着,他正在受罚,已经是接近三更天的时候,门外的寨子,雨还是下个不停。

刚刚成年不久的青年已经长出刚毅的轮廓,他神情平静,面对着的是他温家的祖祠,而依次码放好的灵位最上头,就是他们已故的爷爷,川南一带最大的部族温家寨的奠基人。温家寨如今的当家温长生是个顶古板严厉的人,他对所有人下了死命令,就连心疼温正的姨娘也不放进来。

“你们谁也不准去管他的死活,要是敢喂他一口水喝,一口饭吃,我就要那个人吃鞭子!”

气到怒发冲冠的温长生如是说。他如此生气,无非也是因为小温正七岁的二儿子如今发着病,还意识不清地躺在病床上。

温正低头看了一眼早已跪得酸麻的双腿,他的一只袖子破了,...

【羲苗存档F】【RS】争吵

RS真人同人,嘘。这是最后一篇了,往后不会写了。

放文前放点日常,最近在看《军师联盟》,要不得啊这个东西!一秒被圈回了三国跑回去看了不少文,简直是,食髓知味。

另外混羲苗圈也四个月了,太太们都很好,TVBL神文可多了不开玩笑,好文密集度比很多以前呆过的fandom都高,当然那什么也.......

RS不写了是因为在搞一个长篇,我一般萌个CP如果写长篇/本子就会呕心沥血,写完了就会(因为再也搞不动了而)出圈。

下面放真人粮。

++++++++++++++++++++++++++++++++++++

曾经的一段日子里,他们偶尔吵架。

情绪往往无头无尾地来,却很难消退,因为不在一起,一...

【一カラ】《IT ALL ENDS HERE》文本解禁

hi,很久不见的我回来了。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去年魔都阿松ONLY发过的文本也到了解禁的日期,那么还是照例不说废话地上PDF文件吧。

这本文本里收录了网上已经发表的《空松不见了》和《长大成人》两篇,而另外两篇《时光移动的城市》与《布丁、猫、与初恋曲》都是初次在网络上发表与各位见面,应该还是有很多人没有看过。

去年发这个本子的时候我正好又是结婚又是从上海跨省搬家,家里兵荒马乱新家也没有办好网络,该丢的不该丢的全丢在上海了,所以本子的工作收尾收得非常仓促。

希望这次解禁多少能弥补一些吧。祝看的愉快。

下载链接

With all my soul I ship this. Iron Bull and Dorian, every kink about them is just cute as hell. Father grant me peace and have mercy on me, leave me rot under this TAG.

【羲苗存档E】【RS】胜却人间无数

我又来招人嫌了。不要阻止我,我就是萌这一对,世界再见。

这是一篇真人同人,例行嘘一下。


【RS】胜却人间无数

by 你打字机海


最近几年他们尝试玩起这样一种游戏。

Ron会在拍戏、跑宣传的间隙拍下当地的照片,发到那个只有亲密好友才相互关注的私密社交账号上,照片里,他通常都会单手做出一个朝屏幕外开枪的姿势,配文写着“it's your turn now”。有圈中朋友留言追问,你在玩什么好玩的,他却一个劲故作神秘,太极打来打去就是不说。

一个月后Sammul另外po图一张,写上“上次那局算我输,接招啊”,照片中的他环抱一个半人高的红色不倒翁,背景是一棵树。

于是,两个人都有同...

【羲苗存档D】【修车工X老中医】对天喊三遍,我爱年下!

角色是《人间有情》中的老中医李济民和《岁月风云》中的大好青年冼介强。

接下来是人脸联想时间(其实我真的觉得没有放图的必要,因为都知道是哪两张脸了 笑哭)


【冼介强】


【李济民】


老中医真的强推去看这个单元剧,温油到出水。


花好月圆

by 你海宝宝


【羲苗存档】C

一个好久不见的我又来发羲苗文了。最近写了好几篇,这篇还算短的,只一万多字,先放了再说。

CP来自《点解阿sir系阿sir》的程文力阿sir同《红衣手记》护士哥哥仔容德基的拉郎。因为太可爱了我必须要放图。


【程文力】


【容德基】


好,请你们带着脑补看故事好伐,信我,可爱到飞。

+++++++++++++++++++++++++++


阿sir阿sir向前冲

by 阿海


程文力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看上去至多才读大学一年级的男仔教训。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当时的情形非常不一般,程文力躺着,半边身子上都有血,而拔高音量吼他的人死死压住他的肩膀,一...

惊了,我的家里人,竟然有煮一碗泡面的智慧。

每次煮面,不是都有除了面饼之外碎掉的几块吗。我总是使劲抖袋子,要把它们全抖进锅子。最后一次这么干的时候被家人看见,然后问我:

“你为什么要全放进去,图的是什么?搞得好像你最后把面捞进碗里时就能把那些碎碎捞起来一样。”

我真是太吃惊了,以至于我把那句话当做哲学思索了很久。

由于不是个智慧生物,我就不做发散了,然而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我转念想想,真的都有这个道理。很多时候我只是以为自己不吃亏,或者以为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不吃亏。其实扔掉就扔掉,滚水里走过一遭,洗锅的时候还老是堵住下水道口。

我为什么不能洒脱一点。我要的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样多。

一个电影观后感

你们最近过得好吗,我过得不错,所以可以写一点wwww

+++++++++++++++++++++++++++++++++++++++


黄天诺是个不同凡响的警察,也许是香港三万名警察里最不同凡响的那个。因为他曾经在一场牵连数百名人质的大劫持案中被匪徒在身上绑过四颗炸弹。那四颗炸弹环绕着他的胸腔,引线连着引线,缠绕得像是下水道口附近的头发。所以我想,这样他还可以活下来,怕不是真的上天眷顾。

我在病房里见到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劈头盖脸问了一句“你当时在想什么?”

我看过很多电影和小说,都说在生死一刹,一生的回忆都会如同走马灯那样在眼前跑过。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感觉,因为黄天诺实在是我认识的...

写每篇文都很认真,是因为真正喜欢才写,受不受欢迎现在并不是看得很重。我个性温和,但也自我。可以接受他人喜欢我,或者是不喜欢我。但如果因为我改换了兴趣爱好的方向,暂时不写什么,或者坑掉了什么,而让什么人失望了,其实可以不必让我知道。

我写故事为图自己开心而已,如果喜欢的前提必须是我得产出特定的东西,我会将它视作是对我的不尊重,如果喜欢的条件是我必须得始终如一地将曾经的喜欢持续下去,我也会将它视作是对我现在进行时中喜欢的东西不尊重。不论是哪一种我都会实打实地不痛快,会生闷气,会惦记,甚至会在小本本上记一笔。

作为一个码字的,我唯一的希望只是:我写,爱看的人看了能开心。不爱看的,我们相忘于江湖。...

【羲苗存档】B

这是RPS,嘘。


+++++++++++++++++++++++++++++++++++++++

【RS】

有一阵子吧,也就是一阵子,Sammul迷上了传语音简讯。他的理由说得简单,亦很无厘头,就是“想多讲几句广东话”。近几年他都躲在内地拍戏,像一块石头,扑通一声投入海里。讲起来他自己都笑。

“刚开始那段日子台词说得结结巴巴,导演说无事都有后期配音,经纪人也安慰说放轻松、慢慢来,但还是照样闹笑话。”

有些国语发音不熟悉,广东话又太久不说,在片场把九死一生说成狗屎一身,自己还未觉得。

阿Ron在电话那头笑,上气不接下气。狗屎一身,他觉得自己两颊都在发酸,怎么讲得出来。

但好...

【Chris/Donald】一些冲上云霄相关

【1】

Issac天真,他的问题有时候会些些傻,他竟怀疑这世间还有什么能细水长流,敌过物是人非。他甚至天真到将这怀疑说出口,这点倒和聪少颇像。旁人总觉得同类人总会相互吸引这大抵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不是这样,他都不会察觉到自己原来都傻过Issac:他们终是要长大的,人情世故有如潮水,越来越多的新鲜人会到Donald身边,他赤手空拳,点挡得住?他怎么会这么傻,为着一件从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忽而就学会了杞人忧天。

他发着呆时,身边的人正看着他,BBQ结束,连最后一支烟火都烧完,有人不声不响陪他到最后,轻轻推他一把。
“还不走?”语气里有疑惑,却更多都是漫不经心。
反正怎样都好。这位大少爷过往总会经意...

【羲苗存档】A

这两天写的一点羲苗片段。集中存一下档。

嘘——!不要嫌弃我!虽然这是老古董CP,可我现在真的很沉迷其中。


【文翘】

多年以后的某一天钟立文忽然回想起他们相识的片段并在那一刻感到心惊肉跳,彼时柏翘并不在他的身边,他拎着一只空的酱油瓶子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市口,眼前是一条人声鼎沸一眼望不到通途的路,几多张人脸划过,他都不识得,而自己与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柏翘没找到他,如果柏翘没遇过他,他们会不会也似这样,光阴追逐流水逝,荆棘满途全枯死。他已经成熟到明白这世间并无什么必然,只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因为手机正好接到柏翘的来电,如同心有灵犀。“钟立文你痴线啊!买个酱油你是要买多久!”他深深呼出一...

你们有没有试过边喝酒边看本子。其实可以试试的,真的。我只有碰到喜欢到不敢一口气看完的本子时会这么干,这么干了以后呢,觉得能挤出两万个字想对作者说,但倒不如靠着她本人,哭一场。

遇到你,遇到你,就如同你与我一样遇到我们共同喜欢的少年,你同我一样那么喜欢那个他,你真好,我想珍惜你,又怕哪天弄丢了你。就如同眼下再爱,也已经过了年纪,不敢轻易说出“会爱他一辈子”这样直白天真的话,因此也焦虑,也烦忧,不知道怎么说予你听,多谢你赐我一场好梦,在这凄风苦雨的人生短暂的相交处。

你信一个作者会因为一个故事被如此刻骨铭心地记住吗?其实是可以的。

我今天真的喝了酒,打了这些字,如果我不是这么一个一点点情绪就...

【文翘/co翘】做戏

出场人物:

钟立文、李柏翘《学警》三部曲

苏星柏《潜行狙击》


他从来没有打过那个number。

但是身边的伙计凑上来一颗脑袋,极为不忿地话给他知,昨天逮到的进兴新上位的小阿哥,实在是嚣张,挨了几顿了,始终不听话。

他一拧脖子,站起来。

“文哥!”

那张身份证被他吊在手里,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拿自己的手机,一个一个拨号键的按下去。63457230,号码显示未知。钟立文尚有神智,他喜欢,并且欣赏着对方脸上的表情,

“这么不合作,叫你顶头大哥亲自来谈啊!”

他想知道,对方听见钟立文的声音会作何反应。是迟疑过后强装镇定,还是立刻就带齐人马,来砸场子。

有意思。钟立文的表情滴水不漏...

© 感慨无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