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无用

Every second wounds, the last one kills.
提问功能已开现在接受点梗,写得很慢介意请勿点。
各fandom相关看文可点下方TAG

【羲苗存档E】【RS】胜却人间无数

我又来招人嫌了。不要阻止我,我就是萌这一对,世界再见。

这是一篇真人同人,例行嘘一下。


【RS】胜却人间无数

by 你打字机海


最近几年他们尝试玩起这样一种游戏。

Ron会在拍戏、跑宣传的间隙拍下当地的照片,发到那个只有亲密好友才相互关注的私密社交账号上,照片里,他通常都会单手做出一个朝屏幕外开枪的姿势,配文写着“it's your turn now”。有圈中朋友留言追问,你在玩什么好玩的,他却一个劲故作神秘,太极打来打去就是不说。

一个月后Sammul另外po图一张,写上“上次那局算我输,接招啊”,照片中的他环抱一个半人高的红色不倒翁,背景是一棵树。

于是,两个人都有同...

【羲苗存档D】【修车工X老中医】对天喊三遍,我爱年下!

角色是《人间有情》中的老中医李济民和《岁月风云》中的大好青年冼介强。

接下来是人脸联想时间(其实我真的觉得没有放图的必要,因为都知道是哪两张脸了 笑哭)


【冼介强】


【李济民】


老中医真的强推去看这个单元剧,温油到出水。


花好月圆

by 你海宝宝


今天也为羲苗奶了一口。其实盘里还有大约4万字没有放出来。我即便是跳了没有几个大活人的时泪冷坑也产力惊人,所以完全不担心,以后大概也........无论喜欢上什么,也不会让自己饿着吧。

羲苗这波写完我会休息一下,写一写阿松,6月份之后应该是空窗期,下一波写什么还没想好,不过估计到雷神3上映就能把我重新拖回欧美圈呢?有东西写的日子里我就会比较幸福,感觉脑袋很丰满,人格很自由,相反没东西写的时候就会抓紧时间读别人写的东西,要是再没事可做,我就只有去抱别人大腿打屁股抽箱子了。

平时不太喜欢写这种完全是碎念的日记,但实在是因为最近陷在TVB有点走火入魔动不动失踪很久,所以写一写近况,起码知道我在捣鼓...

【羲苗存档】C

一个好久不见的我又来发羲苗文了。最近写了好几篇,这篇还算短的,只一万多字,先放了再说。

CP来自《点解阿sir系阿sir》的程文力阿sir同《红衣手记》护士哥哥仔容德基的拉郎。因为太可爱了我必须要放图。


【程文力】


【容德基】


好,请你们带着脑补看故事好伐,信我,可爱到飞。

+++++++++++++++++++++++++++


阿sir阿sir向前冲

by 阿海


程文力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看上去至多才读大学一年级的男仔教训。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当时的情形非常不一般,程文力躺着,半边身子上都有血,而拔高音量吼他的人死死压住他的肩膀,一...

惊了,我的家里人,竟然有煮一碗泡面的智慧。

每次煮面,不是都有除了面饼之外碎掉的几块吗。我总是使劲抖袋子,要把它们全抖进锅子。最后一次这么干的时候被家人看见,然后问我:

“你为什么要全放进去,图的是什么?搞得好像你最后把面捞进碗里时就能把那些碎碎捞起来一样。”

我真是太吃惊了,以至于我把那句话当做哲学思索了很久。

由于不是个智慧生物,我就不做发散了,然而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我转念想想,真的都有这个道理。很多时候我只是以为自己不吃亏,或者以为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不吃亏。其实扔掉就扔掉,滚水里走过一遭,洗锅的时候还老是堵住下水道口。

我为什么不能洒脱一点。我要的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样多。

一个电影观后感

你们最近过得好吗,我过得不错,所以可以写一点wwww

+++++++++++++++++++++++++++++++++++++++


黄天诺是个不同凡响的警察,也许是香港三万名警察里最不同凡响的那个。因为他曾经在一场牵连数百名人质的大劫持案中被匪徒在身上绑过四颗炸弹。那四颗炸弹环绕着他的胸腔,引线连着引线,缠绕得像是下水道口附近的头发。所以我想,这样他还可以活下来,怕不是真的上天眷顾。

我在病房里见到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劈头盖脸问了一句“你当时在想什么?”

我看过很多电影和小说,都说在生死一刹,一生的回忆都会如同走马灯那样在眼前跑过。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感觉,因为黄天诺实在是我认识的...

写每篇文都很认真,是因为真正喜欢才写,受不受欢迎现在并不是看得很重。我个性温和,但也自我。可以接受他人喜欢我,或者是不喜欢我。但如果因为我改换了兴趣爱好的方向,暂时不写什么,或者坑掉了什么,而让什么人失望了,其实可以不必让我知道。

我写故事为图自己开心而已,如果喜欢的前提必须是我得产出特定的东西,我会将它视作是对我的不尊重,如果喜欢的条件是我必须得始终如一地将曾经的喜欢持续下去,我也会将它视作是对我现在进行时中喜欢的东西不尊重。不论是哪一种我都会实打实地不痛快,会生闷气,会惦记,甚至会在小本本上记一笔。

作为一个码字的,我唯一的希望只是:我写,爱看的人看了能开心。不爱看的,我们相忘于江湖。...

【羲苗存档】B

这是RPS,嘘。


+++++++++++++++++++++++++++++++++++++++

【RS】

有一阵子吧,也就是一阵子,Sammul迷上了传语音简讯。他的理由说得简单,亦很无厘头,就是“想多讲几句广东话”。近几年他都躲在内地拍戏,像一块石头,扑通一声投入海里。讲起来他自己都笑。

“刚开始那段日子台词说得结结巴巴,导演说无事都有后期配音,经纪人也安慰说放轻松、慢慢来,但还是照样闹笑话。”

有些国语发音不熟悉,广东话又太久不说,在片场把九死一生说成狗屎一身,自己还未觉得。

阿Ron在电话那头笑,上气不接下气。狗屎一身,他觉得自己两颊都在发酸,怎么讲得出来。

但好...

【Chris/Donald】一些冲上云霄相关

【1】

Issac天真,他的问题有时候会些些傻,他竟怀疑这世间还有什么能细水长流,敌过物是人非。他甚至天真到将这怀疑说出口,这点倒和聪少颇像。旁人总觉得同类人总会相互吸引这大抵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不是这样,他都不会察觉到自己原来都傻过Issac:他们终是要长大的,人情世故有如潮水,越来越多的新鲜人会到Donald身边,他赤手空拳,点挡得住?他怎么会这么傻,为着一件从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忽而就学会了杞人忧天。

他发着呆时,身边的人正看着他,BBQ结束,连最后一支烟火都烧完,有人不声不响陪他到最后,轻轻推他一把。
“还不走?”语气里有疑惑,却更多都是漫不经心。
反正怎样都好。这位大少爷过往总会经意...

【羲苗存档】A

这两天写的一点羲苗片段。集中存一下档。

嘘——!不要嫌弃我!虽然这是老古董CP,可我现在真的很沉迷其中。


【文翘】

多年以后的某一天钟立文忽然回想起他们相识的片段并在那一刻感到心惊肉跳,彼时柏翘并不在他的身边,他拎着一只空的酱油瓶子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市口,眼前是一条人声鼎沸一眼望不到通途的路,几多张人脸划过,他都不识得,而自己与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柏翘没找到他,如果柏翘没遇过他,他们会不会也似这样,光阴追逐流水逝,荆棘满途全枯死。他已经成熟到明白这世间并无什么必然,只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因为手机正好接到柏翘的来电,如同心有灵犀。“钟立文你痴线啊!买个酱油你是要买多久!”他深深呼出一...

你们有没有试过边喝酒边看本子。其实可以试试的,真的。我只有碰到喜欢到不敢一口气看完的本子时会这么干,这么干了以后呢,觉得能挤出两万个字想对作者说,但倒不如靠着她本人,哭一场。

遇到你,遇到你,就如同你与我一样遇到我们共同喜欢的少年,你同我一样那么喜欢那个他,你真好,我想珍惜你,又怕哪天弄丢了你。就如同眼下再爱,也已经过了年纪,不敢轻易说出“会爱他一辈子”这样直白天真的话,因此也焦虑,也烦忧,不知道怎么说予你听,多谢你赐我一场好梦,在这凄风苦雨的人生短暂的相交处。

你信一个作者会因为一个故事被如此刻骨铭心地记住吗?其实是可以的。

我今天真的喝了酒,打了这些字,如果我不是这么一个一点点情绪就...

【文翘/co翘】做戏

出场人物:

钟立文、李柏翘《学警》三部曲

苏星柏《潜行狙击》


他从来没有打过那个number。

但是身边的伙计凑上来一颗脑袋,极为不忿地话给他知,昨天逮到的进兴新上位的小阿哥,实在是嚣张,挨了几顿了,始终不听话。

他一拧脖子,站起来。

“文哥!”

那张身份证被他吊在手里,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拿自己的手机,一个一个拨号键的按下去。63457230,号码显示未知。钟立文尚有神智,他喜欢,并且欣赏着对方脸上的表情,

“这么不合作,叫你顶头大哥亲自来谈啊!”

他想知道,对方听见钟立文的声音会作何反应。是迟疑过后强装镇定,还是立刻就带齐人马,来砸场子。

有意思。钟立文的表情滴水不漏...

想起来就微笑

最近跌进TVBL的深坑,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

有部08年就播出的老剧,在网络上同人迸发的高潮期大约是09年左右,直到11年也有陆陆续续写的,之后就基本绝迹,成了时代的眼泪。

今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我翻到一位太太14年沉迷这部剧的时候另外开辟的粮仓小灶,蹦跶进去吃得满嘴流油,还一边看文一边傻笑。我就想,6年都过去了,为什么这个太太要在14年的时候还写这样一部老剧的同人呢。

也就是这同样一部老剧,我直到17年才有幸看见,看完实在觉得喜欢,就写了,特别赶巧,距离太太热情冷却不再po这部作品相关的时间,正好又一个三年。就像是一个轮回,一部宿命的阶梯。

一群素未相逢的人,以这样彼此也无从得知的方式...

【大丫鬟X千谎百计】【方少陵X徐风】心术(完)

存一盘TVBL羲苗衍生的完结文。超冷,真的超生僻,你们别看啊。别看。


好吧,如果你们要看。想卖一下《千谎百计》的安利,老TVB了,毕竟我看了以后实在是太喜欢徐风这个角色了。


正文:

心术


01

人尽皆知,近几年,省城的方家发达了。方老爷南征北战一直带着自己的亲生崽子,这么些时日了,听说连那方少陵小少爷,也在外见着了许多市面,行事作风早就不比当年,即便是在上海这样不是本家地头的地方,也有本事让人见面心生三分畏,一连几天,在百乐门对着酒水单子一掷千金同那些个沪少爷抢女人,谁敢多吱一声?


那,就是徐风见方少陵的第一面。


彼...

【戚顾/逆水四大说英雄】忘川 (21-30)

11-20


继续放十章。


21

替顾惜朝看守着冷血的方邪真此刻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总感觉那抹明明不久以前已经被甩脱的视线又不动声色地黏在了身上,那种感觉很邪门,很让人不安。

一般专门为寻仇而来的人都不屑于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把戏。这说明对方一定有所顾忌,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绝不是顾忌他方邪真,更不可能是他托着的,半死不活的冷血。他唯有后退一步,伸手按住自己的剑。

顾惜朝虽然可以为冷血解毒,可他一定不是个江湖人,这一点,无情虽然没有告诉过方邪真,方邪真却已经知道了。

他能从顾惜朝的眼神里看出来,他知道这茅草屋一定就是顾惜朝曾经的家。一个江湖人逃避追杀时绝对不会回来自己的家,因为他...

今天回单位返工,同事问我过年胖多少,我说我有帅哥减肥法,看帅哥的时候能管住嘴,不吃零食。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是真的。”

“看帅哥才更想吃吧!”

“但我手没空啊。”

“你手怎么会没空?”

“因为帅哥太帅,我忍不住要给帅哥鼓掌。”

“......”


是真的......

我每天都在家鼓掌,最长可以一次鼓掌十分钟,家人已经习惯所以不再阻止我了。

然而也没有瘦。

我真是要疯了.........

一个好爱好爱好爱的作者,和她硬生生错过七年,变着姿势搜索她曾经用过的四个ID,扒出了她的博客,扒出了她的生日是10月31日,还看完了她所有没来得及删掉的日记。真是好多好多话想和她说,每天睡前都要写一条夸她的微博仅好友可见。觉得自己特别傻。

能找到她就好了。

【文翘】假期


2333粉的纪念(还真的2333了)。

作为对自己博客的纪念,我决定不为了任何人,就写一篇小文章,送给我自己。这对CP我很喜欢,尤其是当年的李柏翘,真是我人生的白月光,我现在每每回想起来,总还是很想哭,觉得故事结局里他们没有在一起真是我19岁那年最难过的一件事。

今晚上现敲出来的文,有好多爱,好多爱,这些爱匍匐在身体里面,都不知道要形容给谁听。

所以送给自己,所有可说的,不可说的,最终都留给自己。


+++++++++++++++++++++++++++++++++++++++++++

李柏翘,李柏翘。


他的名字念起来总是很俏皮,有一种很特别的方式,轻轻的,不...

牢骚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笑的我在床上打滚。

崔略商:四师弟呀,算你行行好,下次,可不可以别让我来照顾你的女票。
读者:不要不要,你一定要多和你四师弟搅在一起,整个六扇门的萌都让你俩搭档给卖完了。

【戚顾/逆水四大说英雄】忘川 (11-20)

1-10


说好不刷屏,十章一更。如果不记得前面讲了啥可以去前面瞄一瞄。

这次写得好坚持,太神奇了。


++++++++++++++++++++++++++++++++++++++++++

11

顾惜朝没有想到,他们才刚抵达破板门三条街的最外一条,就已经目睹了满地倒下的人。六分半堂在前街营地的十一堂主已经不见了,只余下满地的血腥味。天空开始飘下雨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夜里会突然开始下雨,他只知道,在这样冷的夜里,砸下的雨滴也冷得刺骨,不仅冷,还凄苦。连同那些被打落了的火把,折断了的箭支一道,晃了人的眼睛。

他仍旧依照计划,由外街贴着围墙朝里街移动,隔着密布的雨幕,他听见神射手......

感谢各位走过路过🙏,求推荐良心的空气净化器,此条长期有效。

公司年前也不放过我,要微信办公到最后一刻。这下才能好好坐下来上个老福特。
自家卤的牛肉,祝你们春节快乐😊

【酒茨】送给抽抽的短故事

想来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丹波国的夏季盛产蜜瓜,瓜味芬芳香甜,算是这片地方上的名物。他们偶尔会恶作剧,披上人类的皮囊和衣物,趁着烟火气还没彻底散开的黑夜顺着河流的冲刷混入城镇里,大肆往大江山偷运瓜果食器。

酒吞得力的手下里,茨木比其他人还更顽劣一些,他时常在这番偷摸劫掠的过程中脱队,化成风情女子的模样去调戏在保津川边偷偷幽会的爱侣。有时候,会碰上些容易被美色所迷惑的男子,被他戏弄得神魂颠倒,站在队伍的前头盯着手下做搬工的酒吞就能听见一两下清亮的巴掌声。

他从来不说什么,只是歪头喝一口酒,也望着河川里倒映出的月色,那月色被拉拉扯扯的人影给打碎了,波光粼粼的,从里边还能看见恶作剧得逞之后现出原形...

© 感慨无用 | Powered by LOFTER